出境海岛游、环球邮轮旅游您的无二之旅 - 高端定制旅游专家!今天是:
爱去自由
境外自由行

做酒店IPO最快的郑南雁再创业:不赚快钱

时间:2019-05-29来源:界面新闻 罗强 无二之旅官网:http://www.aiquziyou.com 遨游深度:

郑南雁称,魔方公寓只是“帮忙”盯下战略,不参与一线运营,未来也会陆续退出一些小的投资,所有精力将放在足球素质教育上面。

时隔一年九个月后,郑南雁在今年4月4日更新了微博:“2019年,从头开始,有关酒店的问题和投资,不要再在这里发问,请你们去问行业专家”。

从头开始有两层寓意,第一是郑南雁剪掉蓄了几年的长发,重新以短发面貌示人;第二是郑南雁要忘掉过去,重新开始创业。

中国酒店行业发展史上,郑南雁是不可忽略的人物,其2005年创办七天酒店,用了四年时间就在纽交所上市,如果不是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上市时间可能还要提前一年。

一切都很快,从2009年上市到2013年私有化退市,之后七天酒店转型组建铂涛酒店集团,再到2015年以高估值将所持股份卖给锦江酒店集团,郑南雁走过了经济型酒店发展最辉煌历程。

从铂涛酒店“套现”逐渐离场后,郑南雁参与发起私募投资公司欧翎投资,投资了马蜂窝、开元酒店、一条等文旅项目;郑南雁个人还联合好友收购了法国甲级联赛球队尼斯(OGC Nice)、入股美国凤凰鸣扬(Phoenix Rising FC)。

收购尼斯球队一案,被中国足球行业认为是一起成功的中资收购国外球队案例。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郑南雁的后半生将转身成为投资人时,他却突然被宣布将出任长租公寓企业魔方公寓的董事长。

魔方公寓大股东为华平投资,后者也是七天酒店早期的重要投资者,加上郑南雁领衔的欧翎投资入股了魔方等诸多长租公寓企业,所有人发现,郑南雁可能将原来酒店的那一套,在长租公寓行业大干一场。

在位于深圳后海的铂涛酒店集团总部,郑南雁却告诉界面新闻,魔方公寓只是“帮忙”盯下战略,不参与一线运营,未来也会陆续退出一些小的投资,所有精力将放在足球素质教育上面。“这个事情要做好久,比想象中难好多。”

死磕足球教育

郑南雁办公室的落地窗户上,挂着尼斯和凤凰鸣扬球队的队旗,装裱着巴西著名球星内马尔的签名球衣,足球队旗的前面,却摆放着一套简洁中式实木桌椅,形成了气质上的强烈反差。

郑南雁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他有三个孩子,都在接触足球运动。从感性方面来看,郑南雁投资足球,以及将国外足球青训经验落地广州、深圳,创办针对青少年足球素质教育培训的麦菲足球学院,他是想让孩子们的成长有足球这项集体运动陪伴。

自2017年底落地广州、深圳以来,麦菲足球学院学生数量已超1500人,在广州开设教学点18个、在深圳开设教学点5个。

郑南雁原来的设想是,投资国外拥有丰富青训经验的球队,将这些足球教育理念落地中国,租到社区足球场地,找到教练和学生,在广州、深圳各布局30个左右的场地,每个场地吸引周边社区孩子踢球,然后通过足球培训以及组织场地之间踢比赛,形成足球联赛IP。

等到模式差不多跑通之后,再向全国扩张。三五年之后,如果周末在麦菲足球学院踢球的孩子超过10万人,麦菲就将成为国内规模第一的青少年足球培训学校。届时,麦菲足球学院也会考虑建立专业足球学校,以及一些专业化的球员培训工作。

2016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国青少年足球培训机构约6000家,其中54%的机构是中小规模,学院人数在50-200人之间;30%的机构学院人数在200-500人之间,500人学员规模的机构也只有15%,超过2000人规模的机构不足10家。

“原本也以为只是一个投资项目,现在看来要投入很多的精力。”郑南雁表示,目前麦菲足球学院的难题在于找不到足球场地,原来以为是在原有场地基础上,把场地租过来或买过来,再差就是租场地的一些时段,但现在的问题是没有场地可以用。

足球领域没有“轻资产”,最基本的场地问题,郑南雁现在希望通过与地产商等外部伙伴合作,在社区、旧厂房、购物中心中重新建造场地,变成了一个“重资产”的事情。

轻资产模式转入重资产模式,不仅意味着扩张规模的速度要下降,也意味着投资的增加。

对于郑南雁来说,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创业,自有资金足够支撑目前的投资额;第二,建造场地也意味着公司“护城河”的拓宽,未来足球教育公司与场地建造公司独立分开,有利于后续风险分担与融资。

从理性角度来看,投资足球素质教育,也是郑南雁客观分析后的选择。互联网大潮过了,科技、医疗等行业又不熟悉,文化体育成为郑南雁再创业的首选。

“原来设想踢球的孩子越来越大,三五年之后就可以建专业的足球学校,现在来看可能要10年。”郑南雁坦言,现在最不怕的就是熬时间,“去年在哈佛大学上课,教授说人可以活到120岁了,想想后面几十年,还是得找点事做。”

最后一次点评酒店行业

2015年前后,国家相继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足球等领域的体育投资正成为新一轮蓝海,郑南雁布局几年来却仍处于探索阶段,以时间维度来看,郑南雁显然对于赚钱已不是那么迫切。

郑南雁转身离去的酒店行业,资本的热潮却仍在继续,尤其是起家于印度的OYO酒店集团,拿着融来的6亿美元大力开拓中国市场,仅仅用了一年半时间就进驻了中国320个城市,上线客房数量45万间,拿下中国第二大、全球第六大酒店管理集团的头衔。

OYO的模式是对一些单体酒店进行诸如门头招牌、布草、洗漱淋浴用品等快速的标准化改造,再通过统一化品牌OYO对外输出,最后是改善运营。OYO没有加盟费、改造费,以抽取部分运营流水与酒店业主“捆绑”。

“OYO可以说,但我是最后一次说。”郑南雁认为,OYO商业模式的本质就是让酒店业的“散兵游勇”把衣服穿整齐,以期提高竞争力,这在酒店业发展初期阶段的印度可行,OYO会比“散兵游勇”更有竞争力,但在酒店业到处是“正规军”的美国肯定不行,而中国酒店业发展刚好是介于印度和美国之间。

郑南雁强调,OYO核心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用足够小的成本,做到看上去比较有竞争。中国一直有人想干类似的事情,但没有人干成过,到底是方法不对,还是模式行不通,没有结论。“简单来看,OYO继续推进下去肯定不是那么容易,要比印度难很多。”

“如果有人告诉你OYO一定行,或者一定不行,那肯定是扯淡。”郑南雁非常清楚自己的擅长与不擅长,会坦诚的评价事物,但也会明确说出自己的限制条件,比如说对于魔方公寓董事长一职,他明确自己只是一位“老师”。

郑南雁解释称,华平投资作为一个基金去管控魔方公寓比较难操作,他们不了解管理人员的心态,“我比较了解管理人员心态,了解他们怎么去看市场,比较好沟通,帮他们去建立一下思考方式,但中间很多元素我没有,我只是老师的角色,老师教多少,但题目还得学生用理论逻辑去套。”

他对魔方公寓管理层强调,千万不要用做酒店的经验去做长租公寓,因为客群、运营管理方法都不一样,比如说客户对酒店住一两晚可能会妥协,但对于长租会较真坚持;再比如酒店讲究全面网点布局,而长租公寓需要在居住区重点布局。

魔方公寓是这样,铂涛酒店亦是如此,在数度出售股权之后,郑南雁也将重心渐渐从铂涛转移,基于一个父亲的选择,以及一个商人对行业的判断,郑南雁转身进入体育行业。

百度一下:做酒店IPO最快的郑南雁再创业:不赚快钱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做酒店IPO最快的郑南雁再创业:不赚快钱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做酒店IPO最快的郑南雁再创业:不赚快钱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欢迎国内外景点、酒店、旅行社合作,免费入驻爱去自由!E-mail:iyatrip#163.com (请将#号替换为@)
Booking.com国际特惠酒店预订
悉尼港歌舞表演游轮Sydney Showboat(歌舞表演+三道式晚餐+复古明轮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