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之旅:说走就走的旅行 - 自由自在趣旅行!今天是:
爱去自由
行者旅游
当前位置: 趣旅网 > 环球游讯 > 酒店资讯 >

华天酒店现人事调整 混改后多方寻路?

时间:2018-11-01 16:19来源:http://www.aiquziyou.com 遨游深度:

华天酒店“换帅”动作之迅速显示了湖南省国资委谋求改革发展、推动企业转型的决心。10月27日,华天酒店发布2018年前三季度业绩公告,实现营收7.05亿元,亏损则持续扩大,达到2.05亿元。近期,华天酒店还出现

  华天酒店“换帅”动作之迅速显示了湖南省国资委谋求改革发展、推动企业转型的决心。

  10月27日,华天酒店发布2018年前三季度业绩公告,实现营收7.05亿元,亏损则持续扩大,达到2.05亿元。近期,华天酒店还出现了频繁的人事变动。10月20日,华天酒店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常务副总经理周江军的书面辞职报告。这是自2018年以来华天酒店发布的第四次高管离职公告。

  事实上,业绩亏损与此前的抵押资产只是这家上市20余年的酒店企业近年来的缩影,不禁让人将这种现状与频繁的人事变动相联系。

  记者就人事变动及企业发展情况向华天酒店方面发送采访函,10月24日,对方曾回复称公司近期在忙于三季报披露的准备工作,鉴于敏感期,根据相关规定,公司方面不便于接受采访。

  持续人事调整

  根据公告,华天酒店董事会于2018年10月19日收到周江军的书面辞职报告。周江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据了解,周江军曾担任北京赛迪传媒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虽然曾因2012年年度报告未按规定披露信息且存在虚假记载,于2015年9月受到中国证监会警告处分,但华天酒店方面认为其工作能力能胜任岗位需要,于2017年5月12日聘任其为华天酒店常务副总经理。而周江军离职时,在该岗位任职不满18个月。

  2017年3月至今,华天酒店的人事变动持续发生。2017年5月10日至5月16日,总经理吴莉萍、财务总监夏建春、副总经理唐元炽、钟巧萍、贺毅相继离职。彼时的华天酒店,才刚刚经历过“换帅”,2017年3月15日陈纪明提出辞去公司董事会董事、董事长等职务。4月5日,曾担任过岳林纸业总经理一职的蒋利亚成为华天酒店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此次周江军离职也是自2018年以来华天酒店的第四起高管离职事件。

  对于华天酒店频繁的人事变动,太平洋证券分析师程晓东曾表示,董事长的变更显示湖南省国资委变革决心。公司主业多年来一直连续亏损,扭亏压力巨大,2017年初湖南省国资委提出省属监管企业今年全部实现盈利的目标。华天酒店“换帅”动作之迅速显示了湖南省国资委谋求改革发展、推动企业转型的决心。

  劲旅咨询创始人魏长仁对记者表示,华天酒店的人事变动,可以看作是当年混改的“余震”。“混改完成后,不管是湖南国资方还是新的董事会,对业绩都会提出新的要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受市场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华天酒店并没有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因此不管原因是什么,总要有人承担后果。”

  业绩变动之谜

  华美集团首席顾问赵焕焱告诉记者,频繁的人事变动与公司经营困难有关,华天酒店想通过管理层调整带来战略调整,以提升业绩。

  进入2018年以来,华天酒店再次出现持续亏损的情况,且亏损额在逐步累计增加。2018年前三季度,华天酒店亏损2.05亿元;而2018年上半年与第一季度,亏损数据分别为1.43亿元与7390万元。对于亏损的原因,华天酒店方面一直表示主要是受财务费用停止资本化及加速处置地产存量物业而导致成本增加所致。

  赵焕焱认为,华天酒店的亏损主要是财务亏损,即投资酒店还本付息、折旧摊销的压力大;公务消费规定对内地酒店的经营影响也比较大,而中部地区酒店客房的房价较低,制约了华天酒店的业绩。近年来特色小镇、农家乐、民宿等形式的兴起,对于高端酒店也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

  自2017年3月陈纪明提出辞任华天酒店董事长一职起,华天酒店管理层的人事变动就陆续开启。不过,动荡的2017年,华天酒店实现营业收入10.63亿元,净利润1.08亿元。表面上,“换帅”似乎成功挽救了华天酒店的业绩。而实际上,终结连续9个季度的亏损,则是主要依靠政府补贴和兜售资产,似乎与自身盈利能力关联不大。

  2017年,张家界地税局、宁乡县地税局、湘潭高新技术开发区地方税务局等地方税务系统和财政系统,为支持华天酒店发展,通过减免、返还税收,提供扶持金的形式补贴超过1200万元。

  同时,华天酒店通过出让子公司世纪华天酒店51%的股权,入账5.4亿元,这才使得其2017年成功实现扭亏。据相关媒体报道,此次交易受让方湖南兴湘并购重组基金,其实际控制权归湖南国资委所有,也就是说,世纪华天酒店实际上是被湖南国有控股企业接手。

  在魏长仁看来,拥有上市公司这一平台,对当地政府来说能够提升其影响力,也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因此湖南省政府对华天酒店提供支持可以理解。但这也只能解燃眉之急,并不能长远。打铁还需自身硬,华天酒店仍需进行彻底的变革,才能长远发展。

  混改后去处?

  事实上,作为1996年上市的豪华型酒店企业,华天酒店也是湖南省最先落实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上市公司,曾被市场称为湖南“混改”第一股。

  2014年12月,华天酒店推出新版非公开增发预案,宣布引入民营资本华信恒源;2015年11月,华天酒店便宣布定增完成,华信恒源以16.53亿元的现金投入,成为华天酒店第二大股东,持股29.44%。

  根据启信宝查询数据,华天酒店第一大股东仍为湖南省人民政府全资控股的华天实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2.48%。

  混改完成后,华天酒店进行了健康、理财、旅游等多元化产业拓展,但并未走出业绩泥潭,报表也呈现隔年亏损的状况。2014年至2017年,华天酒店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5.1亿元、11.9亿元、10.0亿元、10.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884万元、1283万元、-2.89亿元、1.09亿元。

  相关人士透露,华天酒店虽然完成了“混改”,但受制于老国企思维,在主业不振的情况下,其他业务的开展很难得到足够支持,频繁的人事变动也是华天酒店为改变国企思维而做出的努力。而此前《第一财经》也报道称,二股东“吐槽”合作不顺利,转型困难。

  魏长仁认为,混改完成后,华天酒店固有的管理体系、经营理念等方面还是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升级。在当前整个市场环境迅速变化的情况下,华天酒店的许多门店开业周期相对较长,面临门店老化等问题。但混改完成后,可以看到华天酒店并没有侧重主业的改善提升,而是进行多元化尝试。

  赵焕焱表示,多元化经营的关键在于相关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和核心资源必须共享,华天酒店主营业务不理想,发展多元化经营属于病急乱投医。

  在这种情况下,兜售资产、抵押贷款成为了华天酒店“自救”的主要手段。

  除上述2017年底出售子公司世纪华天酒店股权外,2015年,华天酒店以3.9亿元出售旗下紫东阁华天大酒店100%股权;2016年,又以1.2亿元出售旗下银城华天大酒店。

  2018年,频繁的抵押贷款也表露出华天酒店目前的困境。根据公告显示,今年以来,华天酒店已经发布了5次抵押贷款公告。除10月18日以长沙市芙蓉区解放东路300号第4栋房地产为抵押向华融湘江银行申请办理了1.4亿元贷款外,今年2月至7月,华天酒店通过4次房产抵押累计贷款超过20亿元。

  在此前华天酒店回复关于贷款问题时,曾有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贷款到期了,然后还接着续。其实这些都是续以前的贷款,不是新增贷款,就是每年这么续。

  赵焕焱告诉记者,华天酒店上市初期通过境外投资、银行贷款在资本市场上获益匪浅。但后来,营收下滑,营业收入中的90%都抵扣了销售、管理和财务这三项费用,现金流极其困难,导致无力偿还因投资不动产所借的银行贷款,只能借新债还旧债。混改以后,多元化发展也未见效果,因此雪上加霜。

  根据赵焕焱提供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华天营业收入4.78亿元,销售、管理和财务三项费用为1270万元、2.81亿元、1.27亿元。三项费用占营业收入89.97%。

  对于受困中的华天酒店,如何“翻身”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对此,王琢表示,“大住宿”“旅游+”跟目的地的结合越来越多,如果酒店能抓住客人住店的环节,就能够抓住更多的潜在市场。

  “接下来华天的发展关键在于制定切实可行的发展目标和相应的战略管理,扎根主业发展。”赵焕焱告诉记者。

百度一下:华天酒店现人事调整 混改后多方寻路?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华天酒店现人事调整 混改后多方寻路?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华天酒店现人事调整 混改后多方寻路?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西藏自助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