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海岛游、环球邮轮旅游您的无二之旅 - 高端定制旅游专家!今天是:
爱去自由
境外自由行
当前位置: 境外自助游 > 环球游讯 > 爱旅行 >

“百马镇长”田同生:运动休闲小镇成功的关键因素

时间:2019-08-01来源: 官网:http://www.aiquziyou.com 遨游深度:

做“运动休闲小镇”是一场宏大的实践,而不是做一篇学术论文。它既有建立在分析之上的科学成分,同时它还具有来自于丰富的实践经验的手艺成分,以及敢于冒险,具有洞察力和远见的艺术成分。

- 01 -

“左后轮胎报警了,我们需要停一下。”同事一边说,一边打方向盘,把车开进了高速公路附近的一个服务区。

车停好。开门下车。

果然,左边的后轮胎完全瘪了。

打开后备箱,仅有一只被磨得光秃秃的所谓备胎,和一个简易到极致的螺纹千斤顶。

我取下千斤顶,把它支在车身下,两只手用力地扭转那个螺纹千斤顶,一点一点地把车身支起来,让轮胎能够悬空,好把那只光秃秃的备胎换上。

同事已经把备胎放在我身旁,但始终找不到可以卸螺丝的内六角扳手。

我16岁就进工厂当学徒,学过钳工,做过设备维修,动手能力很强。

90年代第一次创业时是在深圳,有一次我开一部五十铃的人货车,车上拉了不少货,路上爆胎了。当时车上就我一个人,我先把半车的货卸下来,然后又用千斤顶把车身支起来,换好了轮胎后,再把货装回车里。

不过,五十铃人货车随车的千斤顶是那种力臂很长的液压千斤顶,如果是眼前这种螺纹千斤顶的话,估计累死我也无法给五十铃人货车换备胎。

同事给租车公司打电话,对方的服务非常差,让我们自己换胎,没有扳手我们怎么把瘪了的轮胎卸下来,再把有气的备胎装上去呀。我们向服务区求救,那里仅有那种电工用的改锥。

无奈,我们只能向客户求助了。看看客户能不能派一辆车来接我们,这个服务区距离客户的项目地还有一半的距离。

说是客户,其实是个刚在网络上认识三天的网友。人们常说,网友“见光死”。哈哈,估计我们这次不会遇到“见光死”这种事儿。

五天前,我写的一篇《问题小镇,路在何方?》(点击标题可查看文章),发表在“地新引力”微信公众号上,这是易居企业集团克而瑞业务板块下的公众号,易居在香港上市,总部设在上海,我的跑友丁祖昱先生担任公司CEO。

客户看到了这篇文章,然后顺藤摸瓜,查到了销售同事的电话。

销售同事告诉我说,她在成都出差,周五中午的时候收到一个电话,对方说他们是一家央企,正在推进运动休闲小镇项目,看了我的文章后知道我们团队在运动休闲小镇方面很在行,希望能和我们深度交流一下。

仅仅隔了一个周六和周日,我们就出现在客户的面前。

开车接我们的人,还不是和销售同事通过电话的那位,而是他的副手。

一路上,他一边开车一边给我们介绍项目概况,我们也把正在做的运动休闲小镇研究和实践与他做了分享。

到了目的地,见到了那位和同事通过电话的某央企投资部负责人。

他说,没想到我们的回应速度这么快。上周五才通了电话,周一就出现在项目上了。

他接着说,生不进恒大,死不进万科,生死不进碧桂园,地产公司工作太忙,没时间看微信,上周三那天刚好有点空,打开微信一眼看到《问题小镇,路在何方?》那篇文章,然后是心里一惊。文章里说的不就是他们吗,和他们目前的情况简直太像了。他们也是请了一个规划公司,花了三百万,提了一个“一轴一核三片区”大而全的规划方案,也是先支付了100多万。

我听了之后哈哈笑了。我说,文章里说的真不是你们,说得是西北的一个地方。看来,做这种大而全的规划方案的地方很多,带有普遍性。这说明“问题小镇”,有可能真的不是小问题呀。

吃过午饭,客户开车带着我们沿着项目地块周边四处看看。

靠近山边,是一个用围墙围起来的4A风景区,因为收门票,我们就没有进去。风景区里每年会举办一场2000人参加的马拉松赛事。又走不远,我们看到一个某体育项目的训练基地,也是用铁栏杆墙围着,院里搭了一些脚手架,估计正在施工扩建,大门口的小桌子后面坐着一个看门老头。网上搜了一下,两年前这个基地由于被评为不合格,有关部门提出了摘牌的警告。

国家体育总局曾经发文指出:“不能盲目把体育场馆、体育基地、旅游景区、美丽乡村以及行政建制镇戴上运动休闲特色小镇的帽子。”

眼前的这个国家级“运动休闲小镇”,不就是文件中所批评的那种“戴帽小镇”吗?看来,有关部门真的是深入基层做了不少调研,摸清楚了很多真实情况的。

客户特意让我们看一下当地有名的农家乐,但这里依然是要收门票的。

我先后两次去过西安袁家村,其中一次还住了一晚,体验了一下那里的民宿。袁家村是从来都不收门票的。

▲袁家村

袁家村每年的游客大约有200多万人,每人收10块钱门票的话,那可是两千多万的收入呀。

听听袁家村的人怎么说?

“你收了客人100元的门票,你说里面包括了多少吃吃喝喝的东西,但你也是实实在在地收了客人100元,客人从此心里就不舒服了。反而,你不收客人门票,客人即便是进来之后自己花了500元,他心里头也是舒舒服服的。”

陪同我们参观的袁家村的一位副主任这样说。

穿过农家乐,车开到一个小山梁上停下来。

目之所及,群山环抱,层峦叠嶂,青山如黛。

这两年,为了打造“运动休闲小镇”我们去了不少地方,看了不少地块,和不少地方政府以及各类投资主体进行过商谈。

我们始终觉得要对土地有一种敬畏之心,要对“运动休闲小镇”有一种使命之心,要学习日本企业当年面向国际进行“标杆扫描”、“全球对标”的精神和勇气,真正做成一个世界水准的好项目,才能对得起每一块土地。

客户说,确实,之前的视野太局限了。

临走的时候,我送给客户一句话:“只有在路上,才能摆脱局限。”

不过,这句话不是我的原创,版权属于余秋雨《我的山河》。

- 02 -

我第二次创业是在北京。

创业前,我在一家深圳上市的某科技公司任CRM事业部副总裁,总裁是公司董事长。后来,因为多种原因公司被ST了,倾巢之下,焉有完卵。离开这家公司后,我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次创业。

那时,我先后出版了《客户关系管理的中国之路》、《中国CRM实战》两本书,还在主流的IT管理媒体上经常发表文章。

这次创业就聚焦在房地产行业,专门做客户关系管理和品牌管理咨询。

创业之初,我有幸学习了“日本战略之父”大前研一的《企业参谋》,粗略地掌握了一些分析问题时的思考框架。例如,“基于成功关键因素的企业战略”、“基于相对优势的企业战略”、“基于不断创新的企业战略”等等。

大前研一出生于1943年,年长我10岁,他出版了130多部著作,在世界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干了23年,1995年他曾经参加日本东京都知事的竞选,结果竞选失败。

当年,大前研一在麦肯锡工作的时候,每当接触到一个新的行业,他必定会找到该行业的专家进行咨询:“这个行业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70年代初,有一次大前研一乘飞机去美国旅行,在飞机上刚好和美国一家木材公司的董事的座位挨着。为了忘却长途旅行的寂寞,两个人聊了一路。

当这位邻座说他所在的公司是全美第五大的木材公司时,大前研一便开始了麦肯锡式的提问:“您的公司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邻座回答道:“拥有广阔的森林,并且能够从拥有的森林中得到更多的收益。”

大前研一想了一下,第一个条件需要你有钱,有钱你就能够买更多的森林。而要满足第二个条件的话,仅仅有钱是不行的,第二个条件应该怎么办呢?这才是关键之所在。

大前研一接着又问:“要想从拥有的这些森林中得到更多的收益,需要掌握哪些变量才能做到呢?”

邻座接着回答道:“那就是尽量要缩短树木的生长周期。树木的生长周期通常取决于日照和水分这两个条件。我们公司拥有的森林中,同时能够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地方很少。比如,有两个州的日照很充足,但是水分不够,因此,树木的生长缓慢。如果能够解决水分的问题,那么原本需要30年就能成材的树木,仅仅需要15年就能成材了。我们正在做水分方面的改善。”

向来都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大前研一继续发问:“在水分充裕,但阳光较少的流域,是否可以依靠化学药品等手段来加速树木的生长,或是换另外一种思路,选择对于光照较少的树种如何呢?”

听到此处,邻座向大前研一表示感谢,说这一路上聊天,让他有了一个可从从总体上把握事物的思考框架,之前,他更多的还是靠经验来思考的。

我创业后的第一个客户是蓝光地产,那时,蓝光刚刚进入开始做住宅,一开始就实施了基于不断创新的企业战略,2014年蓝光地产率行业之先导入CRM理念,打造了中国地产界第一个CRM中心,而我那时就在给蓝光地产做CRM战略咨询。如今,蓝光地产销售收入已经突破1000亿。

▲蓝光CRM中心

2006年至2007年,我被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聘为特聘教授。

找到成功的关键因素,并不意味着企业就能够成功,科学的分析只能是告诉我们这个行业的一种普遍规律而已。企业的真正成功,还需要基于经验的手艺的一面,以及敢为天下先,天马行空特立独行的艺术的一面。

写得此处,我必须郑重地提醒各位:

做“运动休闲小镇”是一场宏大的实践,而不是做一篇学术论文。它既有建立在分析之上的科学成分,同时它还具有来自于丰富的实践经验的手艺成分,以及敢于冒险,具有洞察力和远见的艺术成分。

你若问我,艺术、手艺、科学这三者究竟应该如何排序,谁先谁后?

我觉得,手艺应该排在第一位,服务是一个基于经验的事情;排在第二位的应该是艺术了,运动休闲小镇的很多点金之笔,往往都来自创业家们的洞察和想象;科学分析应该排在第三位。这也充分说明了运动休闲小镇很难进行复制的道理。

    艺术做的是想象!

    科学做的是规划!

    手艺做的是探险!

    - 03 -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企业开始对全世界的各种组织进行“标杆瞄准”,并且将标杆瞄准的关注点从产品本身转移到企业,他们把这一做法称为“产业扫描”。

    如何进行“产业扫描”呢,日本企业的做法是:

       通过研究公开发表的各种文献与数据,来判断和确定谁是行业最佳或全球最佳;

      与行业最佳或全球最佳取得联系,并商谈去对方所在地进行参观考察事项;

       组织对行业最佳或全球最佳的参观考察活动,并且收集相关的资料和数据;

      认真总结所参观考察行业最佳或全球最佳的经验与教训,对其进行学习和模仿,并运用到自己的企业实践之中,从而提升自身企业的竞争优势。

    施乐公司前CEO柯恩斯认为,标杆瞄准就是“持续不断地将自己的产品、服务以及管理实践活动与最强的竞争对手,或那些被公认为是行业领袖的企业的产品、服务以及最佳管理实践进行对比分析的过程。”

    尽管“问题小镇”不少,但是国内发展“运动休闲小镇”的势头依然是蓬蓬勃勃,最近,浙江省又公布了第二批省级运动休闲小镇培育名单,共有五个“运动休闲小镇”进入名单。遗憾的是,我国的“运动休闲小镇”这个行业还处于蹒跚学步的婴儿阶段,处于这个阶段的行业,从国内是无法找到最佳实践来进行对比分析的。

    因此,我们在打造钱江源马拉松小镇的时候,一开始就将“标杆瞄准”的目光移到了海外。

    我们在美洲、欧洲、大洋洲和日本做大量的实地考察和分析,最终我们选择了位于普吉岛的塔亚普拉运动健康度假区作为行业标杆。

    ▲塔亚普拉

    塔亚普拉是“运动休闲小镇”这个新兴行业如假包换的标杆。于2019年被香港《Destination Deluxe》杂志评选为“全球10大运动健康度假目的地”第一名。

    从2008年开业至今的10年来,塔亚普拉已经在“运动休闲小镇”这个行业中形成了良好的口碑效应。多年前,塔亚普拉CEO菲利普先生带来了源于丽思卡尔顿的服务文化,如今已经在塔亚普拉生根开花并结出丰硕的果实,那就是慕名而来的大量优质的客户群,在塔亚普拉的客户当中,以亲子教育和青少年运动体验为主的家庭客户群体占总数的40%;与此同时,游泳、网球、铁人三项等专业运动项目,也都与世界体育组织建立起深度的合作关系。

    当前,塔亚普拉已经成为国际泳联(FINA)东南亚首个官方训练中心、国际网联训练基地(ITF),吸引了包括莎拉波娃在内的很多世界知名运动员都到此进行训练和度假。

    2019年3月上旬,我们邀请了国内一些从事马拉松赛事与户外运动的朋友前来“塔亚普拉运动度假区”进行体验,他们中间有来自浙江路跑协会的,有来自厦门路桥集团的,还有上市公司三夫户外的董事长和高管。尽管他们走南闯北,体验过不少各类体育运动的场所,有些人还曾经观看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但是,来到塔亚普拉,还是让他们打开了视野,原来,“运动休闲小镇”,是可以这样玩的。虽然参观考察活动仅仅只有短暂的三天,但是,这三天,让他们对于“运动休闲小镇”的观念有了重新的理解。

    - 04 -

    7月8日,荷兰国立博物馆开始修复伦勃朗名作《夜巡》。参观者可以隔着展厅玻璃罩观看专业人员如何修复这幅名画。人们还可以经由网络观看修复过程直播。

    ▲伦勃朗

    选择在展厅现场修复《夜巡》原因之一是这幅画作深受参观者喜爱。每年约有250多万人来看它,它属于居住在荷兰的每一个人、属于全世界。

    现场修复的另一原因是《夜巡》尺寸大。整幅画绘制在3.63米高、4.37米宽的画布上,加上画框重337公斤。

    博物馆聘请了来自法国的设计师为《夜巡》现场修复设计了玻璃罩。修复人员打算先用一年时间充分研究这幅画作,从各个角度为它拍摄数千张高清照片,借助激光扫描分析,然后决定如何修复。修复费用初步估算300万欧元(约合2315万元人民币)。

    说到《夜巡》这幅画的时候,不能不让我想到伦勃朗当年由于画了这幅画所遭遇的一件群体性审美冤案。

    那一年,有16个警卫人员以份子钱的方式请伦勃朗来为他们画一幅群像,每人100荷兰盾,一共1600荷兰盾。画家在画面上表现出来的是警卫队整装待发准备迎接王后的情景,据考证,当时法国王后正在访问阿姆斯特丹。

    尽管这幅画在后来被誉为荷兰的国宝,世界名画中的名画,成为人类艺术史的珍品,但是,在当时却冒犯了那16名警卫。他们认为既然每个人出的都是100荷兰盾,为什么16个人有前有后,有大有小,有明有暗。他们不接受这幅画,也不愿意按照原先的价格付钱,要让伦勃朗重画一幅,最后官司打到了法院。

    最近几个月以来,我应邀走访了不少城市,有些城市还是第一次去。有的是政府邀请,有的是项目开发商邀请,也有的是朋友邀请。期间,最多的话题,就是“运动休闲小镇”到底应该如何做。

    我不是上帝,真理不在我的手里,我仅仅只是一个“运动休闲小镇”的实践者,正如爱因斯坦说过的那句话:“一切发现都不是逻辑思维的结果,尽管那些结果看上去很接近逻辑规律。”

    我们做的,和你看到的,或者你认为的,可能是天壤之别。

    这几天,刚好看到荷兰画家伦勃朗《夜巡》修复直播,在《夜巡》之前的群体画风格,都是那种排排坐、吃果果的“证件照”,而在伦勃朗的《夜巡》中,却成了舞台剧一般的“艺术照”。“证件照”找个工匠就能画,而“艺术照”呢?就需要请来一位艺术家了。

    塔亚普拉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从空间结构上打破了传统体育运动设施的那种格局,就如同伦勃朗创作的《夜巡》那样。而其他人做出来的“运动休闲小镇”依旧是传统的“排排坐、吃果果”的模样,这种差距是来自艺术想象,而不是科学分析。

    ▲塔亚普拉

    从这个角度来说,运动休闲小镇需要“英雄人物”,英雄造时势。

    无论是阿那亚的马寅,还是乌镇的陈向宏,无一不是这种敢为天下先的英雄。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百马镇长田老师”(ID:runnar100),作者:田同生,原标题:《运动休闲小镇成功的关键因素》。

百度一下:“百马镇长”田同生:运动休闲小镇成功的关键因素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百马镇长”田同生:运动休闲小镇成功的关键因素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百马镇长”田同生:运动休闲小镇成功的关键因素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欢迎国内外景点、酒店、旅行社合作,免费入驻爱去自由!E-mail:iyatrip#163.com (请将#号替换为@)
Booking.com国际特惠酒店预订
悉尼港歌舞表演游轮Sydney Showboat(歌舞表演+三道式晚餐+复古明轮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