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海岛游、环球邮轮旅游您的无二之旅 - 高端定制旅游专家!今天是:
爱去自由
境外自由行
当前位置: 境外自助游 > 环球游讯 > 爱旅行 >

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时间:2019-06-18来源: 官网:http://www.aiquziyou.com 遨游深度:

自海航集团流动性危机爆发后,集团内部关联交易增多,凯撒旅游在自身业绩并不理想的背景下入股海航酒店,背后原因或许不止“战略合作”那么简单。

近日,凯撒旅游(000796.SZ)宣布拟以7.85亿元的价格购买关联方海航旅游旗下海航酒店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海航酒店”)10.09%的股权。同时,双方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建立全面战略合作关系。

由于此次股权交易是凯撒旅游通过购买同为海航旅游旗下子公司的北京海鸿源所持有的海航酒店10.09%的股权,因此构成关联交易。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自海航集团流动性危机爆发后,集团内部关联交易增多,凯撒旅游在自身业绩并不理想的背景下入股海航酒店,背后原因或许不止“战略合作”那么简单。

海航酒店20亿发债被终止后,凯撒旅游驰援

在海航集团流动性危机爆发后,同属于“海航系”的凯撒旅游与海航酒店均出现业绩下滑。对于此次入股海航酒店,凯撒旅游方面公开表示,此举将进一步增强其在国内旅游市场上游旅游资源的掌控力,助力公司打开国内旅游市场,并加大业务对接,提高议价能力等。

但与此次入股同步披露的另一个交易,却又有“筹钱”的嫌疑。凯撒旅游同日公告称,决定将持有的国贸大酒店和国茂实业100%股权一并转让给陕西时代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转让价格分别为3931.28万元和2365.78万元。

截至发稿,凯撒旅游方面并未就两宗交易的因果关系回复记者的采访邮件。但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凯撒旅游主要以出境游为主要业务,近年来受OTA(在线旅行社)下沉开店影响,业绩有所下滑,在这一背景下入股海航酒店,除了实现合作外,也可为其流动资金“输血”。

事实上,就在凯撒旅游宣布入股海航酒店三个月前,上交所公布的信息显示,海航酒店发行的一笔20亿元的2017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被终止发行,承销商为开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但海航酒店方面始终未对此作出说明。

而凯撒旅游也并非第一次“出资”海航系企业。2018年初,该公司宣布停牌重组,涉及香港快运航空有限公司、海航思福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康泰旅行社有限公司、新华旅游有限公司等11个标的,且多为海慈基金实际控制。彼时就有业内人士公开表示,凯撒旅游重组,有整合海航内部旅游资源为集团输血的可能性。

“此次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还是有业务协同的需求,在业绩滑坡情形下,更有拓展业务的需要,当下输血海航酒店并不明智,”民航评论员綦琦对记者表示。

此外,记者查询财报发现,凯撒旅游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8.06亿元,同比增加0.41%;扣非净利润亏损1075.43万元,而上年同期却盈利2694.95万元,同比下降139.91%。而这一业绩表现,也只是2018年不佳业绩的延续。2018年全年,凯撒旅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4亿元,较上年同比减少12.03%。

海航酒店盈利腰斩,坏账超2524万元

与凯撒旅游相比,海航酒店2018年净利润表现稍好。根据最新公布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海航酒店营业收入91.6亿元;净利润8776.4万元,与上年同期3.37亿元相比,下滑明显。

据了解,海航酒店主要从事两大业务:酒店和租赁。酒店业务方面,该公司拥有唐拉雅秀系列酒店、广州威斯汀店、三亚亚太国际会议中心等,且下属酒店产权为酒店控股及其下属子公司所有,均为自建;租赁业务方面,海航酒店对外出租项目主要为重庆海航酒店、城建天誉及天津中心。

在2018年海航的出售名单中,包括北京唐拉雅秀酒店、三亚皇冠假日酒店、苏州饭店等项目,至于出售成功与否、收益如何,海航方面并未公开。但记者在查阅审计报告时发现,海航酒店总资产出现明显下滑。2017年,海航酒店总资产显示为424.7亿元,而2018年这一数据调整为292.2亿元,是否受出售资产影响,海航酒店方面并未具体说明。

綦琦对记者表示,酒店资产一直是海航出售的重点,它与住宅项目、写字楼、金融资产共同组成海航出售的主力。但海航旗下的酒店资产分布比较广泛,无论是集团还是各个上市公司都或多或少拥有酒店资产,“北京唐拉雅秀酒店的亏损是业内共识,海航酒店处理这一资产也是为保证盈利。”

此外,在盈利大幅下滑背后,海航酒店的坏账损失也翻倍。2017年,该公司坏账损失1217.3万元;2018年同期,这一数据增长到了2524.7万元。同时,海航酒店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损失788.9万元,全年资产减值损失合计达3513.6万元。

热衷关联交易的“海航系”

值得注意的是,海航酒店虽然营收下滑、资产减值损失攀升,但在2018年,其仍从海航控股(600221.SH)手中买下北京燕京饭店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燕京饭店”)35%的股权。彼时,该公司在公告中指出,这一交易的金额共计2.68亿元人民币,而这一交易也已构成关联交易。

交易完成后,燕京饭店成为海航酒店100%持股企业。但从交易标的本身来看,截至2018年7月31日,燕京饭店经审计总资产为27.63亿元,净资产为-2.73亿元;经审计营业收入为6587.89万元,净利润为-2297.63万元。2017年全年燕京饭店同样处于亏损状态,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燕京饭店经审计总资产为28.71亿元,净资产为-2.50亿元;经审计营业收入为1.36亿元,净利润为-3374.20万元人民币。

作为海航“聚焦航空主业”重要载体的海航控股,在剥离燕京饭店时曾公开对外表示,这一交易有利于实现海航控股资源的有效整合,优化公司资产结构,进一步实现“聚焦主业”经营,符合长远发展规划。在业内人士看来,该公司对作为“接盘侠”的海航酒店却未做说明,让人怀疑是在为航空主业“输血”。

事实上,海航在航空旅游板块的关联交易不仅限于凯撒旅游、海航控股与海航酒店之间。前两者作为上市公司,融资渠道更为多元,曾多次被质疑为集团“注资”。

其中,海航控股曾在2018年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中承认,公司与海航集团存在大额非经营资金往来,相关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而海航控股在2019年4月披露的一系列操作,包括向嘉兴兴晟收购新华航空12.18%少数股东权益,向海航集团收购海航技术60.78%的股权和天羽飞训100%的股权,收购价款抵减资金拆借本金38.34亿元,且海航集团以银行转账归还剩余本金和利息等,引起上交所的关注,并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资产收购是否存在溢价高估的情形。

綦琦告诉记者,一方面,上述交易是海航控股对相关资产的收购,在业务方面的延伸;另一方面,上述举措也将起到为海航集团注资的作用,可以进一步缓解海航集团的资金压力,为其输血减负。

但集团内部资本腾挪是否有利于“聚焦主业”?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海航现阶段渡过难关的做法。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高负债问题不解决,左手倒右手也无法解决根本问题,还是要不断调整业务结构,对降低杠杆率加以重视。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蓝经”(ID:lanjingchanjing),作者:李丹昱,原标题:《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百度一下: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Find more information!




------分隔线----------------------------
欢迎国内外景点、酒店、旅行社合作,免费入驻爱去自由!E-mail:iyatrip#163.com (请将#号替换为@)
Booking.com国际特惠酒店预订
悉尼港歌舞表演游轮Sydney Showboat(歌舞表演+三道式晚餐+复古明轮船)